海归医学博士孙蓬明:打造交流平台,鼓励青年

海归医学博士孙蓬明:打造交流平台,鼓励青年

时间:2020-02-13 10:5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海归医学博士孙蓬明:打造交流平台,鼓励青年做“创一代”

孙蓬明,男,医学博士、科学博士。2003年考取北京大学奔驰海外留学奖学金赴德留学(联合培养),2005年获北京大学医学科学博士学位(Ph.D),2006年获德国柏林洪堡大学与自由大学联合夏里特医学中心医学博士学位(MD)。2005年回国,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参加工作。2007年以“人才引进”于福建省妇幼保健院暨妇儿医院工作,历任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现任该院妇科肿瘤研究室主任。目前兼任德国妇科癌症协会国际会员、国际妇科癌症协会会员、中华妇科肿瘤学会青年医师沙龙学术成员等职,已发表数十篇有影响的专业论文,参与译著、编著书籍4本。

人民网福州6月15日电(林长生 实习生 沈惠琼 文/图)“海归创业像杂草一样生长。”福建省留学生同学会常务理事兼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孙蓬明的一次校园演讲,给无数人留下深刻印象,他说的这句话也广为流传。

组织海归到大学演讲,鼓励青年学子做“创一代”

孙蓬明是海归博士,今年38岁。他向大学生袒露自己的心路历程:“我有我的创业——草根式的奋斗。”他说杂草有顽强的生命力,这是草根该有的精神。

每个人都应该争取做“创一代”,自我创业,而“创业”其实就是怀着激情,执着一念创建自己的事业,创造自己的职业,有创才有业。孙蓬明把自己的见解告诉青年大学生,还把激情比喻成一辆车的油门,把谦虚的品质比喻为刹车,说两者都是人生前进不可或缺的。

孙蓬明留学德国回来,2007年被作为人才引进,调入福建省妇幼保健院工作。2009年,他担任福建省留学生同学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号召一批留学人员“以青春的名义建设海西——留学·创业·报国”。 2009年“五四”青年交流联谊活动,孙蓬明在“海归献青春 共圆中国梦”主题座谈中,鼓励所有的海外归来的学长积极参与青年工作委员会的活动,共同为社会做点事情。

他说,委员会里的学长们,都是学有所长,各有自己丰富的人生经历,也经过失败和挫折,除了联谊,更应该让他们发挥自己得光和热,用他们优秀的一面去感染更多的青年学子。此后,他和一群海归学长每年两次到校园里给学生做演讲,和青年大学生座谈。

起先,他们去的是福建农林大学,和研究生交流,说医改谈游艇经济,什么热点都说,海阔天空谈得很多,也显得很泛。

接着,他们去了福师大,开始和大学生交流人生体验,谈个人奋斗和社会的紧密结合。说到自己曾经有过的青涩和迷惘,得到了更多学生的认同。

他们第三次去了福大,感觉就更渐入佳境了。原来学校可能抱着不是特别重视的态度,后来团委书记和辅导员等都觉得特别有意义。

他和学生聊成长中的共性,学生也很爱提问。学生对出国留学很感兴趣。他说,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留学,出国留学是一个过程,要知道自己出国的目的,留学有别人想象不到的苦,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而定。

国外的氛围是“我相信我能飞”。国内受传统习俗影响更大,目前的发展时期比较浮躁,相对功利。国外的整个大学像个街区,学术气氛比较浓,重在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对于他这样一个拿欧元奖学金的留学生而言,他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能接触到学术的前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一个开题报告,五次才获得通过,毕业论文修改了半年时间。在国外四年,他接触了德国的医学的严谨。

妇产科工作繁忙但不尴尬,坚持下乡做义诊完善人生

查病历,听护士交接班报告,然后查房,这是孙蓬明每天早晨8点开始的工作,下午三四点忙完手术,还是去病房,写病历、改病历……医生的工作,外人确实不太了解。

而作为一个拿手术刀的妇产科副主任医生,孙蓬明还会遇到常人无法想象的问题:有病人问他哪里能买到卫生巾。

山东大学招妇产科的研究生分数每年都很高,这是社会的需要。也总有人问孙蓬明,当妇产科医生会不会尴尬。他说,前辈已经说过:当你披上白大褂的瞬间,你就是中性的人。他说:“妇产科专业,没有什么不适应,只是刚从业的时候,病人对年轻的医生不太信任。”

他到县城义诊,以为乡下人会不来找男的妇产科医生。结果是每天都忙到很晚。乡下人一听是省城来的,今天妈妈看好了,明天带了女儿来看。或者,姐姐看完了带妹妹来看。相反,倒是心外科、神经科等专业的医生,因为受制于专业设备等原因,反而没有他这么热销。

医生的工作很繁重,他觉得人与人打交道最难,而医生和病人的沟通往往要很多遍,检查病情时,手术前后,而病人的身边又有一堆家属,大家意见不一,每个人都有各种非专业的问题。

他尽量好脾气,尽量风趣幽默。和病人沟通时,他也会几句福州话,或者,偶尔讲几句闽南话,因为年纪大的病人一般只会方言,他借此拉近彼此的距离。医生讲究“七分医,两分养,一分心理辅导”。为安慰病人,孙蓬明甚至会笑着说:“你们有住院的期限,我们医生是无期徒刑。”

2000年,他在乡下义诊,看到村庄的贫穷状态,深受触动。农村人排队来看病。一个农民只带了50元来,先在村里坐摩托车出村口,然后坐大巴到镇里,路费外,还得给家里带点东西回去,看病时,还要做B超,验血验尿……他们只能本着义诊的原则,象征性地收取费用。

别人都叫他“孙博”。这个称呼叫惯了,连医院里不少人都以为他真名叫孙博,有时候书面上也都这么写。作为医院里唯一的海归博士,他的微信名却叫“博土·萤火虫回家”。他却自称“土”,创造了“博土”这么一个名称。为什么会写“萤火虫回家”,是因为长在福建山区,在海外留学时特别想家,就用了“萤火虫带我回家”来纪念那一段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