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网

中国律师网

时间:2020-03-16 16:1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3月4日,美国证监会(SEC)发布新闻通告(“SEC新闻稿”),旨在为受到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影响的上市公司提供“附条件的监管豁免及协助”。2月28日,香港交易所公布《有关在严重新型传染性病原体呼吸系统病的旅游限制下刊发业绩公告的联合声明(联合声明)的常问问题》(“联交所常问问题”),通过对上市公司常问问题进行解答的方式,对香港交易所和香港证监会2月4日发布的“联合声明”进行了监管意见的细化。作者于2月21日在《中国律师网》发表题为《 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在疫情期间的合规挑战及应对建议 》一文(“前次文章”),简要评述了联合声明的内容有待具体化,以及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应着力于自主合规而非寄望于香港证券监管机构放松原有监管。本文拟简要追踪SEC新闻稿及前次文章相关话题。

一、美国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部分报告的披露酌情延期45天

1.SEC新闻稿

SEC新闻稿开宗明义——美国证监会密切关注冠状病毒疫情对投资者和资本市场的影响。此次监管指引的覆盖范围既包括在受疫情影响地区有重大业务的美国公司,也包括位于疫情影响地区的其他公司。SEC新闻稿的核心内容是对那些在2020年3月1日至4月30日之间负有特定报告披露义务的公司给予附条件的45天宽限期(“45天宽限期”)。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件要求申请延期披露报告的上市公司应向美国证监会提交说明性报告,述明该公司在其面临的特定情况之下需要寻求延期的原因。美国证监会进而可以考虑在附加更多条件的情况下进一步延长宽限期或者在特定情况下授予其他的监管豁免。美国证监会亦鼓励各上市公司及其代表垂询具体问题。

2.美国证监会发布的“行政令”(Order)

SEC新闻稿不具有法律效力,该新闻稿的效力源自其文中援引的美国证监会在同日公布的一份行政令(“SEC行政令”),而该行政令本身的法律效力则来自于《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第36条对美国证监会的法律明文授权——美国证监会有权通过制定规则(rule)、条例(regulation)或行政令(order)对上述法律的某些规定进行无条件或附条件的豁免。

a)适用期间

SEC行政令明确其适用期间为2020年3月1日至4月30日之间受到2019冠状病毒疾病影响的,在该期间内具有相关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包括上市公司及某些未上市公司)。此外,美国证监会将根据疫情的后续发展考虑是否进一步延长上述适用期间。

b)公司寻求延期披露须遵循的条件

i.具有信息披露义务的公司是由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相关的情况而无法按期披露;

ii.申请延期披露的公司必须在3月16日或原披露期限截止日(孰晚)之前以“表格8-K”(美国公司)或“表格6-K”(外国公司)的方式披露下列具有解释性质的信息:

该公司依赖于SEC行政令;

简要陈述其为何无法按照原披露时限进行相关报告的披露;

其预计推迟披露的日期;

披露疫情对该公司业务造成重大影响的相关风险因素(如适用);

如果推迟的原因是由他人无法出具相关意见书、报告或证明所致,则应在“表格8-K”(Form 8-K)或“表格6-K”(Form 6-K)当中附上该人(该机构)签署的原因说明。

3.SEC行政令涉及的主要须予披露的报告

在上述2020年3月1日至4月30日这一适用期间内,信息披露义务主体根据《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法》主要须予披露的报告包括:

以自然年度作为会计年度的美国发行人应在3月31日之前以“表格10-K”(Form 10-K)的形式披露的年报;

以自然年度作为会计年度的外国发行人应在4月30日之前以“表格20-F”(Form 20-F)的形式披露的年报;

以“表格10-Q”(Form 10-Q)的形式披露的季报;

如上市公司的“表格10-K”(Form 10-K)年报中含有其股东委托书(proxy statement)的披露,则应在适用期间内披露最终版的股东委托书;

美国发行人以“表格8-K”(Form 8-K)或外国发行人以“表格6-K”(Form 6-K)的形式披露的关于其当前重大信息的“临时报告”(Current Report);及

其他在适用期间内须披露的报告。

4.主要影响

SEC行政令在附条件的情况下将上市公司的报告披露时限延长至原披露期限之后的45天期间,其直接涉及到上市公司的第四季度及年度业绩发布以及年报等报告的披露。此项披露时间宽限对披露主体而言无疑可以减轻其在疫情之下的披露负担,但对于信息披露的相对方即投资者而言,信息的及时性或成问题,甚或影响投资决策——买入、持有、卖出、做空等。为此,美国证监会同时强调了上市公司固有的对公司重大事件进行及时披露的义务。

二、联交所常问问题沿袭并细化了联合声明的监管思路

1.“3月31日”的年度业绩披露“死线”仍未松动

公允评论,联交所常问问题通过十一个问答(某些问答还含有分项)对此前发布的联合声明做了很大幅度的细化,对各上市公司的指导意义远大于联合声明本身——这也体现出香港交易所在实践当中认识的加深和经验的总结。另一方面,联交所常问问题依然坚持了联合声明的要求,即无论年度业绩经过审计师商定程序(agreed-upon-procedure)与否,各上市公司必须在3月31日之前披露年度业绩。

2.具有指导意义的部分常问问题

本文无意重复联交所常问问题,以下是作者认为对各上市公司比较有指导意义的部分常问问题总结:

即使上市公司未能在3月31日之前刊发与审计师商定的年度业绩,该上市公司的股票仍可继续交易,联交所一般不会停牌,并且会尽量避免影响股份交易;

提述了上市公司可参考香港财务汇报局于2月6日刊发的简讯当中对董事会和审计委员会的指引(该指引在前次文章中亦有涉及);

提述了上市公司可参考香港董事学会于2月7日刊发的对联合声明的回应当中对董事的指引(该指引在前次文章中亦有涉及);

再次强调——如果疫情及/或相关的旅游限制对上市公司的业务运作、汇报监控措施、系统、流程或程序造成重大扰乱,上市公司管理层应评估是否已出现任何《证券及期货条例》界定的“内幕消息”;如是,应尽快另行发出公告;

为了减轻上市公司的负担,联交所欢迎上市公司作口头咨询;

香港证监会及香港交易所将不会仅因上市公司前后披露的重大差别而采取纪律行动。监管机构将考虑上市公司及其董事在处理会计报表方面是否勤勉、合理,以及是否对现有信息付出了“真诚的努力”;

“A+H股”上市公司没有例外规定;

在个案考察的基础上,年报的披露可以酌情推迟,即主板上市公司或将可以在4月30日之后披露年报,创业板上市公司或将可以在3月31日之后披露年报;

对内地在港上市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召开时间可根据个案情况延长(因其与经审计的年度财报挂钩,而年度审计目前正是核心问题)。

三、美国和香港上述监管思路探讨

1.从文义分析,美国证监会的“45天宽限期”明显比香港证券监管机构的“无宽限期”(对于年度业绩发布)更为宽松。但此种宽松并不当然意味着对所有的市场参与者均为最优——尤其是对投资者和资本市场的有序运作而言。证券法律监管的核心目标之一是应确保投资者尽快获取关于上市公司的准确的重大信息(包括财务信息),以此作为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的依据;因此,如果是在“多等45天”与“按时获得一份可能不完美的披露”之间选择,投资者可能宁愿选择后者。

2.上述监管取向的差异间接反映出美国和香港在资本市场监管方面基础法理的区别。香港的证券上市监管偏重于“核准制”——整个上市过程要经历提交上市申请(可能被监管者退回)、回答监管问题(可能不被监管者接受)以及香港交易所聆讯(可能被拒绝上市)等一系列实质性的上市监管审查过程;与此相对应,美国的上市监管更多是以拟上市公司自我披露为基础——只要拟上市公司能够在其招股书中实事求是地完整披露自身的各方面利弊优缺,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并不会像香港证券监管机构那样事无巨细地实质性审核拟上市公司的各方面情况。

3. 美国证券监管之所以能够依托于“披露为本”和“注册制”,乃是以其有力的诉讼救济手段为支撑——如若拟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披露出现问题,公司所面临的以股东集团诉讼为代表的诉讼风险要比香港上市公司面临的诉讼风险大得多。反观香港,则更加依赖资本市场的行政监管和行业自律监管。两地证券监管机构对公司上市后的信息披露及合规监管大致延续了其各自在公司上市过程中秉持的监管逻辑,例如,就上市后的公司而言,我们可以看到香港上市公司的股东更习惯于去香港证监会申诉,而美国上市公司的股东则更容易采取诉讼的方式解决问题。

4.在两种不同的监管模式之下,上市公司的行为选择也必将有差异。在上述监管框架下,香港上市公司将倾向于尽全力继续满足原有的披露时限及披露标准(尽管香港交易所的监管指引对年度业绩公告的披露标准有一定程度的放松),而相应把更多的合规时间压力转移至审计师等中介团队身上。与之对应,由于美国证监会的“45天宽限期”规定,美国的上市公司或许(有待观察)更多会选择直接将披露时间延后,因为在此情况下其仅需要披露造成延后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可以如实披露是由于审计原因)即可。

5.两种监管选择无谓优劣,但其侧面反映了两地证券法理的价值取向。

四、实践追踪

香港的联合声明发布于2月4日,美国证监会的行政令发布于3月4日,刚好相差一个月。这一方面反映出疫情对这两个资本市场开始产生重大影响的时间差,另一方面让市场多了一个月时间率先观察香港上市公司的应对举措。

据一些H股/红筹股企业的投资者关系部门的朋友介绍:

部分在港上市内地企业的2019年度香港业绩发布会已取消。这些公司原本计划参照2003年“非典”时期的经验,以视频方式发布年度业绩,但从承办发布会的财经公关公司处了解到,如需进行现场直播视频会议,将面临较多的技术问题。此外,有部分投资者表示担忧疫情,会避免出席发布会。对此,某些公司决定取消常规的业绩发布会(一场投资者会、一场媒体会),而选择直接在公司官网发布2019年度业绩演示材料和业绩公告,但会考虑适当延长当晚举行的全球投资者电话会议。

这些公司所聘用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团队主要在内地,主要的合伙人在香港,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审计师团队会以视频或电话的方式向公司管理层汇报。

在港上市内地公司今年的审计压力巨大,受疫情影响,无法按原计划进入到部分省份开展并完结审计工作,公司年度业绩披露时间也相应推迟;但公司普遍要求审计师必须在三月底之前完成全部审计工作,避免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各种附加解释,对各公司而言繁琐且风险不可控。

五、结语

以上是已经观察到的部分内地在港上市公司的实践选择——这些公司依然要求三月底之前必须完成审计及年度业绩披露工作。由于SEC行政令刚发布不久,因此相关上市公司的实践选择尚待观察。目前看来,就年度业绩及年报等披露而言,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面临的是更为宽松的监管政策取向,与此同时较宽松的合规选择空间往往意味着更难精准且坚决地选择到最优的合规路径。在宽严之间,上市公司需要找到全面的平衡。而观察这一过程,将有助于我们了解规则背后所蕴含的法理。

【责任编辑 刘耀堂】

tag关键字: 泰和泰 图说律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