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大三从中科大退学复读 712分拒清华选川大—

男生大三从中科大退学复读 712分拒清华选川大—

时间:2020-03-12 20: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0:59:47

  2017年10月,在亚欧大陆冬季风的裹挟下,冷空气从遥远的西伯利亚一路南进,合肥进入了深秋。

  如果再坚持一年多,20岁的李一峰就将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下简称中科大)环境科学专业本科毕业,但就在学业将成之时,他选择了退学,回到了老家云南临沧。

   退学的理由并不复杂,“不喜欢那个专业,忍受够了”。

  重新历经了200多个日夜精神紧绷的学习后,2018年6月,人生第二次高考,21岁的李一峰考出了712分、云南省理科排名第八的好成绩——这个成绩,他可以任选清华或者北大。

  事实上,清华和北大也向他发出了邀请,但李一峰选择了四川大学(下简称川大)口腔医学(五年制)专业,并于次月收到录取通知书。

   一个励志的求学故事至此圆满谢幕,但他人生的再次寻路,只能算刚刚开始。

  三年前,他凭直觉盲选了中科大,拿到录取通知书才知道原来学校不在北京。大一进校后,他发现自己对环境科学这个专业毫无兴趣,想要努力转入生物学专业,但很快发现,生物学也不是自己喜欢的;

  三年辗转,历经退学、复读,他重新考出712分,21岁的青年可以任意选择全中国最好的大学,但他最终选择了口腔医学专业,这是他在网上花了两个月检索了解后确定的。

  确定不喜欢环境科学?确定。

  确定喜欢口腔医学吗?沉默。

  最喜欢做什么呢?沉默。

  “这个也可以做,那个也在做,但都无法称之为爱好,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李一峰讪笑着垂下头,为自己没能给出答案而抱歉。

   进中科大后悔选的专业

  3年前,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李一峰才知道中科大原来在安徽合肥,而非北京。

  志愿是随手填的。“之前听说过中科大,觉得还不错”。生物学专业被他列为第一专业志愿,另填了包括环境科学在内的几个专业兜底。

  2015年,云南理科重本线为500分,李一峰考了648分。这个分数让他与向往的生物学专业失之交臂,被第二志愿环境科学录取。他对环境科学并不了解,所以没多大兴趣,但也不讨厌。

  尽管心里有些失落,他也没打算复读,毕竟,“中科大算很不错的学校了”。

  况且,他与当时自认为很喜欢的生物学专业也并非再无可能。在入学之前,李一峰通过新生群得知,中科大允许学生转专业,尽管对学习绩点要求严苛,但李一峰太有信心了——考试这件事,什么时候都难不倒他。

  为达到转专业的条件,入学后,李一峰每堂课都提前到达教室,占据正对黑板的黄金位置,笔记写得密密麻麻。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再次确认,自己对环境科学确实无感,努力学习的唯一动力,就是转专业。

  他对自己说,“如果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我相信没有做不成的。如果没做成,那是努力还不够。”

  但事情的发展,偏离了他预期的轨迹。

  在准备转专业期间,李一峰通过网络查阅了生物学专业相关资料,并向身边的生物学专业同学咨询相关情况。他渐渐发现,实际中的生物学与自己想象的有所出入。

  “生物学需要的是研究型人才”,但李一峰觉得自己更适合操作性强的技术类专业。“而且,念生物学基本意味着要延迟工作。”据他了解,在中科大,生物学专业的学生,本科毕业后,或考研读博,或出国,80%以上都会继续深造,而他打算本科毕业后就工作。

  努力跑了半天,结果跑错了跑道。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李一峰的满腔斗志顿时泄了气。

  奋斗目标就此失焦,他的大学生活开始以放纵的姿态快速下沉:逃课、通宵玩游戏、两天看完一部四十集的电视剧……“前后确实好像两个人”,回忆起李一峰,中科大的同学们一再叹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知道该认真学习,事到临头却总是拖延应付。”

  大一下期,整个专业去北戴河实习,返校后要求写报告,他一直拖到最后期限,才在网上东摘西抄,蒙混过关。

  “我知道这样不对,也为虚度光阴感到羞耻,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想起高考填志愿时,父亲特别叮嘱他:要慎重啊,好好选一个喜欢的学校和专业。对于这个善良而笼统的叮嘱,李一峰不知所措。

  此前的18年里,村小,乡中学,县高中,老师们教他的,是函数周期、连词从句、圆周运动;忙于活计的父母劳碌一天之后,对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好好读书,跳出农门”。

  逐日逐年,这八个字深深扎进他的心里,他也确实没让父母朴素的心愿落空,考取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绩。即便照他三年前的分数,他几乎也可以任意选择全中国80%以上的学校和专业。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确定自己喜欢什么。志愿填报指南上密密麻麻的那些陌生学校和专业,于他而言,就像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岔路。

  来不及多想,也不知道该如何细想,他只能凭直觉盲选落子。

  遗憾的是,他没能一矢中的。

   李一峰家境贫寒

   退学不成逃学找工作

  不喜欢环境科学,也不再喜欢生物学,彻底失去方向后,李一峰在中科大的学习状态每况愈下。在累积挂科学分达到10分后,他触及黄线,学校发出了退学警告。对于从小品学兼优的他,这是绝无仅有的。

  “要不自己退学吧?”几经犹豫,他决定向家人袒露心迹。

  2016年6月的一个傍晚,李一峰在少人造访的走廊尽头,拨通了父亲李伟的电话。

  电话许久未接,他想,父亲也许在忙农活。六月份了,正是家乡采夏茶的时候,父亲阳光中淌满汗水的脸在他眼前浮现。

  “喂?”电话终于通了。当时父亲正开车在从村里去县城的路上,开始没听到电话。

  “唔……吃过饭了吗?”李一峰感觉喉咙有些堵。

  “吃了,你呢?”

  父子二人,一来一往,如往常一样聊着吃了什么、最近怎样、注意身体这类不咸不淡的话题。

  都是不善言辞的人,问候话很快都说光了,听筒里只剩长久的沉默。

  云南那头的电话轰隆作响,是发动机的声响。光听声音,李一峰就可以感受到面包车在滇西南夏天傍晚的山间行驶时,那扑面而来的燥热的风。

  “我想退学。”李一峰终于鼓足了勇气。

  电话两头,长久的沉默。

  正在开车的李伟宛如当头被敲了一棍,脑袋发空,他无法理解,儿子为何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不喜欢就非得退学吗?每年那么多学生没考上喜欢的学校,没进喜欢的专业,不也好好的么?在父亲看来,喜不喜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稳妥握在手里的东西。“念了那么多年书,好不容易考出去,退学干什么?再说,村里人要是知道了,多丢人。”

  父亲说的确实也没错。除了李一峰,班里也有其他同学表达过对环境科学的无感。“环境科学也不是他们的第一志愿。但他们都适应得很好。”他把头埋下去,“可我就是不喜欢,就是适应不了。”

  “再试试吧”,父亲艰难挤出几个字,“都考出去了,能不回来就别回来”。

  李一峰是个听话的孩子,从小大到都是。电话里,他没再坚持。

  大一暑假回家,李一峰帮忙割草、喂鸡、采茶……一切如常,彼此都很默契地绕过了退学这个话题。

  但内心里的想法,就像晃动的钟摆,用多大的力气推开,隔一段时间,它就会以多大的力气撞回来。

  大二开始后的整整一年里,恳求与拒绝的戏码多次在父子间上演。两个同样不善言辞的人,笨拙地试图用只言片语说服对方,却总又陷入长久的沉默对峙。

  “记不清到底提过多少次了”,李一峰摇摇头,他只记得最后一次,是在大二暑假的夜里。

  父亲依然不同意。“马上都大三了,光学杂费就花了一万好几,这还不算其他的”。自己每年从年初连轴转到年末,在家里的核桃田、茶叶地、杂货铺中辛勤耕耘,这般努力,也不过3万左右的收入,勉强做到收支相抵。

  这个账,父亲怎么都觉得不划算,“时间和钱都耗进去了那么多”。他希望用沉默将儿子的请求拖过去,最好一拖到底,拖到儿子毕业,“工作了总不可能再提退学吧”。

  他对此很有信心:从小到大,没他同意,儿子不敢擅作决定。

  但大三开学不久,李一峰班主任的一通电话,却打破了他的计划——儿子逃课找工作去了。

  李伟不得不服软。

1 2 下一页